从科技发展趋势分析美国为什么一定要遏制华为

来源:刘锋的未来课堂    关键词:华为造芯, 芯片, 华为手机,    发布时间:2019-05-23

设置字体:

转自:刘锋的未来课堂, 作者:《互联网进化论》作者 ,刘锋

 

 

前言:某种意义,21世纪国家间科技竞争的焦点就在于对互联网这个”类脑巨系统”的控制和利用。互联网有四个重要的战略核心,1.通讯系统--互联网神经纤维 2.芯片--智能设备心脏 3,操作系统-智能设备的灵魂,3,社交网络---互联网神经元网络,美国和中国在这四个领域的比分总体是3:1,美国目前针对的正是中国的那个1。

2019年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宣布因为国家经济紧急状态,禁止企业使用被视为对国家安全造成风险的外国制造设备。同时,该命令指示美国商务部在未来150天内制定法规和计划。并且,美国商务部声明,将把华为及70个附属公司增列入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

这是近年来美国在世界各国大力推动限制华为的情况下,对华为进行的一次全面升级封锁行动,为什么美国要坚决对华为采取行动,除了表面上的理由之外,如果从互联网的诞生和发展看,美国对华为的限制有更深层次的战略目的。

今天我们很多人大概忘记互联网诞生并不是商业和生活的助手,而是具有很强军事属性的项目,互联网可以说是美苏冷战的产物。世界范围,20世纪60年代都是一个很特殊的时代。那个时期,古巴核导弹危机发生,美国和原苏联之间的冷战状态随之升温,核毁灭的威胁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的话题。

美国国防部认为,如果仅有一个集中的军事指挥中心,万一这个中心被原苏联的核武器摧毁,全国的军事指挥将处于瘫痪状态,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有必要设计一个分散的指挥系统,当部分指挥节点被摧毁后其它节点仍能正常工作,而且可以继续进行通讯联络。1969年,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管理局开始建立一个命名为ARPAnet的网络,把美国的几个军事及研究用电脑主机联接起来。这就是互联网的起点。

互联网产生之初,大部分联网的计算机相互之间并不兼容。在一台计算机上完成的工作,很难拿到另一台计算机上去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美国国防部的推动下,美国科学家罗伯特•卡恩邀请请文顿•瑟夫一起考虑这个协议的各个细节。1974年,他们共同开发了互联网核心技术--TCP/IP协议,这个相当与互联网世界计算机的”世界语言”。

1984年,美国国防部将TCP/IP作为所有计算机网络的标准。TCP/IP协议作为互联网上所有主机间的共同协议,从此以后被作为一种必须遵守的规则被肯定和应用。1985年,互联网架构理事会举行了一个有250家厂商代表参加的工作会议,帮助协议的推广并且引领它日渐增长的商业应用。

同样在这一年,1984年12月,思科系统公司在美国成立,创始人是斯坦福大学的一对教师夫妇:计算机系的计算机中心主任莱昂纳德·波萨克和商学院的计算机中心主任桑蒂·勒纳。夫妇二人设计了叫做“多协议路由器”的联网设备,用于斯坦福校园网络,将校园内不兼容的计算机局域网整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统一的网络。

思科的设备被认为是联网时代真正到来的标志。思科曾经一直是核心路由和交换市场的霸主,占有全球核心路由器市场近八成份额,一家独大。最巅峰时期,思科市值甚至超过5000亿美元。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思科是美国军事部门支持下成立的商业机构,但是路由器却是互联网底层数据传输的必要通路,在互联网世界中是最重要的四个战略核心焦点之一。另外三个分别是芯片、操作系统和社交网络。

1987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创立华为公司,应该说华为在1987年诞生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里都是思科的跟随者,但经过超过30年的发展,华为已经走出了自己的差异之路,并在一些关键领域取得领先地位,这其中有三个重要的节点表现出华为的执行力和战略前瞻性。正是这种特质使得华为在互联网中占据了重要的战略位置,这个三个重要节点分别是:

第一个节点是2018年,据研究公司IHS Marki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华为在2017年击败了爱立信,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除此之外,华为在5G领域也占据了有利的竞争位置,华为主推的Polar码成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

第二个节点2003年华为成立手机业务部,开始把触角拓展到移动智能手机领域,到2018年7月,华为手机发货量已突破一亿台,与苹果、三星成为世界智能手机市场第一阵营的代表。

第三个节点是2017年以来,华为明确了公有云战略,并在2018年6月华为云活动上,宣布推出华为云EI智能体,这说明与思科、爱立信相比, 华为已经从单纯的互联网通讯领域竞争,转向到互联网生态的全面竞争。

2008年以来,我们提出互联网在经历了40年到50年的发展,正在从最初的网状架构,发展成“大脑模型”,包括社交网络,3G,5G,物理网,云计算,大数据,工业互联网,边缘计算,人工智能的爆发都是这个类脑智能巨系统发育过程中的产物。

某种意义,21世纪国家间科技竞争的焦点就在于对互联网大脑这个”巨系统”的控制和利用。我们在前文中提到,对于”互联网大脑”这个21世纪的新产物,有三个重要的战略核心,第一个是互联网的通讯系统,也就是互联网大脑的神经纤维,这是所有信息必须通过的底层关键部位。第二个是互联网设备的心脏,芯片,这是所有联网智能设备能够激活运转的硬件核心。第三个是操作系统,这是智能设备能够激活运转的软件核心;第四个是社交网络,这是互联网大脑的神经元网络,负责链接和交互人,物和各种系统。

目前看,美国和中国在这四个重要战略核心上的比分是3:1,在第四核心社交网络上,美国通过Facebook,Twitter占优,在第三核心操作系统上,通过微软、安卓占据垄断位置;在第二核心芯片上通过英特尔,AMD,高通等占有巨大优势 ,但在第一核心上,美国的思科等企业确落后于中国的华为等。而这原本是美国建立互联网最初的根据地。无论是美国的棱镜计划,还是启动经济紧急状态,都表明美国并没有放弃在这个领域的竞争。

2019年5月16日,德国《每日镜报》刊发文章报道:经过多年审查,英国政府、德国联邦信息安全办公室及欧盟委员会等机构并没有发现华为存在明显“后门”。但美国思科设备却经常能发现这些安全漏洞,从2013年至今,已经发现了10起(“后门”事件)。

文章还提到,德国联邦网络局局长约亨·霍曼(Jochen Homann)强调说,同样的规定应该适用于所有人,“不论公司叫什么”。他还表示,在未来5G建设中,各国必须与(立场)中立的网络安全专家进行安全问题讨论,不要将其滥用为国际贸易冲突的砝码。

这说明,美国限制华为并不是真正的因为华为在安全上有漏洞,而是因为华为在互联网的关键核心上侵占了美国的战略领地,这应该才是美国在商业上无法遏制华为,转而从政治上直接进行遏制的真正原因。